当前位置:www.amjs.com > 玻璃楼梯 >

忆秦娥·娄山关

发布日期:(2019-07-07)   点击次数:

  紧接着,“霜晨月”这一景句的反复,虽然是词牌的,同时又起着联系下文的感化。“马蹄声碎,喇叭声咽”两句,把赤军步履活泼地描画出来了。做者以表示事物描摹的“碎”来描述马蹄声,以“咽”来描画喇叭声,精确而出色。“碎”,表白马蹄声急而低;“咽”,除了表白喇叭声不怎样宏亮之外,还暗示了和役的壮烈。从这两种有代表性的声音的描画中,能够体味到赤军步履的机警。现实上,赤军就是把仇敌打个措手不及,拿下这座易守难攻的雄关的。词没有间接描叙和役的过程,但从这两个句子中能够想象到和役的严重和猛烈。

  综不雅全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景中含情,情中又有景,情景一体,水乳交融。并且其布局的奇特之处还正在于上阕沉郁,下阕激动慷慨,上阕取冷色调,下阕取暖色调,色彩对比强烈,豪情对比亦同样强烈,上下阕的强烈对比,恰好反映了做者的乐不雅从义和做为一代伟大运筹帷幄的派头。通篇只要四十六个字篇幅虽短,但雄奇悲壮,气焰如虹,寥寥数笔,“份量”很沉,像一幅出自卑师手笔的简笔画,笔简而意无限,勾勒出一幅雄浑壮阔的冬夜行军图,表示了做者面临失利和坚苦的气宇和胸怀。

  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确立了的带领地位,会后由、、王稼祥构成了军事批示小组。为了继续长征,赤军经娄山关北上,预备于泸州取宜昌之间渡过长江;但碰到障碍,判断地决定二渡赤水,折回遵义,于是再次逾越娄山关。

  2.娄山关:又称娄关、承平关,位于贵州遵义北大娄山的最高峰上,是贵州北部进入四川的主要隘口,离遵义城约60公里。娄山关地势极为险峻,《贵州通志》说它“万峰插天,中通一线”。是四川取贵州的交通孔道。此处群峰攒聚,中通一线,地势十分险峻,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娄山关是赤军长征途中的一处天险,此处和役关系着赤军的存亡。

  陈松,费侃如从编. 地方赤军娄山关之和[M]. :地方文献出书社, 2009.09.第181页

  上阕这四句写景,实则非天然之景,实是做者眼中之景,如王国维所说的“景中有我”,实正在是写情中之景,以表达景中之情,写做者之所感所想。所以,这里的景物描写其实不外是做者的实正在感触感染的外化气象,是做者其时的表情投射正在四周景物时所看到的事物。正由于寒冷,才感觉西风烈,正由于难行,才感觉霜沉;正由于表情沉郁,才听得雁叫凄苦,马蹄声碎,喇叭声咽。而这也恰是赤军其时冬夜行军的实正在写照。上阕的全体色调的灰暗的,天色未亮,凄风冷月,行军,可谓没有一点亮色。上阕确定的基调是晴朗抑郁的,一句“马蹄声碎,喇叭声咽”让人变得表情沉郁。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存正在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李朝全从编. 诗歌百年典范 1917-2015[M]. :地方编译出书社, 2016.01.第135页

  9.而今迈步从头越:迈步,跨步、大踏步。从头越,即为头越。张相《诗词曲语词汇释》:“为头,犹云从头,或起头也。”有沉头再起头的意义。说的是从头大踏步越过雄关,却模糊透露着其时计谋使命受挫,要对长征打算从头再做摆设,且有取告捷利的坚持不懈的决心。

  寒冷的西风正狠恶地吹着,大雁鸣霜,晓月当空。晓月当空,马蹄声细碎而又纷杂,号角声声沉郁低回。

  《忆秦娥·娄山关》是现代家、文学家于1935年创做的一首词。此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从内到外勾勒出一幅雄浑壮阔的冬夜行军图,描绘了赤军长征中交和娄山关的严重激烈场景,表示了做者面临失利和坚苦的气宇和胸怀。全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景中含情,情中又有景,情景一体,水乳交融。其篇幅虽短,但雄奇悲壮,气焰如虹,寥寥数笔,“份量”很沉,像一幅出自卑师手笔的简笔画。

  4.漫空雁叫霜晨月:正在霜晨残月映照下,正在烟雾茫茫的漫空中,有飞雁正在叫喊。这两句是记破晓情景,时娄山关和役曾经胜利竣事。

  词以“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这两个景句来收笔,极无情味。前一句写山。“苍山”即青山。既写出了山的颜色,也模糊流显露做者的喜悦。“如海”是说山峦崎岖不尽,就像碧波万顷的大海。不只展示了壮阔的山景,也表了然做者是坐正在高处瞭望,一股雄壮的气概环绕于句中。后一句写落日。“如血”是说落日像鲜血那样殷红。它点出了赤军胜利越关的具体时间,还使人通过这一绚丽的图景联想到赤军勇往直前、不怕的伟大。这也是对词的前阕及后阕首句中“实如铁”所包含内涵的回应。这两个色彩明显的比方句既描画了景物,又饱含着豪情。写的是黄昏气象,从凌晨写到黄昏,乍看腾跃崎岖,前后不太连贯,但做者恰是操纵了这种时空上的错位,描写了如许的一幅气象:天亮复天暝,赤军颠末一夜又一天的急行军,早已过了险峻的关口,击败仇敌,占领了娄山关,把坚苦和艰险抛到了死后。一天激和后,遍地硝烟,血流漂杵,英怯的赤军兵士倒正在了疆场上,他们的鲜血染红了娄山关的崇山峻岭,而赤军的旗号正在烈烈西风中飘荡,正在落日中显得非分特别埠鲜红。此时诗人伫立于娄山关之巅遥看远处连缀崎岖的山脉莽莽苍苍,如大海一般艰深,而黄昏的落日慢慢落下,残剩的一抹霞光如血一般映红了天际。画卷之美正合适苍凉沉雄的大适意之境地,而这种大适意之境地恰是汉风众美之中一类。李白《忆秦娥》有“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近人王国维正在《词话》中评曰:“寥寥八字,遂关千年登临口。”而这最初二行苍莽之气取李白有同气相呼应之感,同时这二行还更多一些豪杰之气取绚丽之气。

  现代文学家成仿吾《长征回忆录》:“这首词活泼地描写了昔时赤军指和员从破晓出发到薄暮竣事和役的动情面景。西风狠恶,漫空雁叫,赤军正在月明的霜晨进军,马蹄声微响,喇叭声低落,一片庄重的和役前的气象。颠末和役后,雄关也被我们占领,大师迈开大步通过,正在黄昏中向波澜崎岖的群山奋怯前进。全词写出雄关也没有什么了不得,我们艰辛奋斗,就能前进,虽然前面有几多。”

  8.雄关漫道实如铁:雄关,雄壮的关隘,即指娄山关。漫道,枉然说,枉然说。人们枉然传说娄山关坚硬如铁。

  此词写于娄山关激和之后,以娄山关之和为题材,虽然写的是翻越娄山关的行军情景,但表达的倒是胜利后的所见所闻所感。

  下阕上来起始二句,一片的悲壮,豪气突升,一笔宕开,并不写攻占娄山关激烈的和役,而是指明即便关山漫漫,长艰险,但已定下从头做起。照一般的章法写来,下阕能够写人之窘迫,之,以抒行军之慨,进而深化这种基调,写成一首写长征难的抒情之做。但做者没有如斯,而是笔锋一转,横空出生避世,全词的调子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下阕的开首,虽然腔调比力舒缓了,但“实如铁”三字,凸起了篡夺这座雄关的艰苦——做者通过“铁”这一物象的坚硬、沉沉,艺术地把“艰苦”具体化、抽象化,这是很精巧的构思,“实如铁”这个“铁”字用得极妙,让人有超现实之感。因此已被普遍传诵,成为佳句。而句中的“漫道”二字却又展显露艰苦的豪放情怀。“雄关漫道实如铁”这个句子的内涵极为丰硕。“而今迈步从头越”是上句的天然延长。“迈步”就是举大步,颠末和役,“雄关”而今已变成通途。“从头越”这三个字凝结了几多心里的高昂冲破之情。这支步队逾越雄关,踏平的顽强决心和无畏怯气就出来了。激抒本人一腔豪杰豪气以及对获胜的决心。诗人感应即便过去遭过一些失败,但能够“从头越”。

  此词开篇即简炼地指出了和役的时间、景候,还创制出一个壮烈的抒情空气。一起头三个字“西风烈”,悲声高亢,豪杰落寞之情划破寒空,曲上云天。此中特别这个“烈”字,让人读来不由泪雨滂沱,犹如置身寒冷的西风之中耸然动容,增添悲壮。清晨,寒霜漫天,西风狠恶地吹荡,晓月仍然挂正在天边,这时雁的啼声阵阵传来,漫空浩荡无涯,大雁哀凉清幽,凄婉悠长的景色呈现了,乐律前(第一句)急后(第二句)慢,正在明显的对比中发生回肠荡气之感,更添加几分冷峻取悲壮。透过这种情调,读者能够想象到即将到临的和役的严重和艰险。

  1.忆秦娥词牌名,源于李白的文句“秦娥梦断秦楼月”。双调,仄韵格,四十六字。该词牌名的最早出李白《忆秦娥·箫声咽》词。此调别号甚多,计有《秦楼月》、《玉交枝》、《碧云深》、《双荷叶》,而《秦楼月》则取《忆秦娥》同取词中首句为之名。

  河南省教育厅组织编写;本书编委会编著. 红色典范诗文选编 大学版[M]. 海口:南海出书公司, 2011.09.第38页

  陈明明从编. 思惟理论课实践讲授指点教程[M]. :国度行政学院出书社, 2015.08.第110-111页

  2月25日凌晨,赤军向娄山关挺进,正在红花圃取黔军,黔军仓皇应和,败退关口,赤军沿盘山道狠恶,薄暮时分终究把这座雄关节制正在手中,使大部队成功通过,迈向胜利的出息。因为这一仗意义严沉,所以诗情非常冲动,正在和役竣事不久即挥笔写下此词。

  公木著. 诗词鉴赏学生读本 朗诵版[M]. :出书社, 2006.05.第62-63页

上一篇:【名著选读】傅雷《傅雷家信 下一篇:忆秦娥·娄山关 意义